有情夫妻‧冒险开刀‧有妻扶持

     
有情夫妻‧冒险开刀‧有妻扶持他曾感染脑膜炎,命在旦夕,全家人都在六神无主时,太太当机立断的签同意书把他抢救回来了;几年后,他却眼巴巴的看着才被验出患癌的儿子忽然走了,当他还未走出丧子之痛时,病魔再度来袭,视线衰退的他被医生告知眼睛随时会有失明之虞,几经检查才发现原来罪魁祸首是甲状腺,导致他荷尔蒙失调,进而影响视力。他再度被送进手术台,把前额头壳割下,切割眼骨部份的骨肉,之后再重新将头壳缝回去。这听起来足以骇人的手术,还是在他白头人送黑头人不到半年时,还好这一路走来,有太太一直陪伴照顾在左右,互相扶持渡过一关又一关的无常人生考验。这对有情夫妻,就是刚于5月走过金婚五十年的槟城马华前州议员拿督黎兆荣及其夫人拿汀巫秀蓉。两人现在每天仍有忙不完的事,问他们到底在忙甚幺?他们会哈哈大笑地说:还不就是在忙老人和死人的事啰!――夫妻现在一个是阳光托老中心院长,一个则是广汀会馆墓园规划小组主席。“我今年已经74岁了。”拿督黎兆荣说。“你才73啦!不要乱报大一岁!”坐在一旁的拿汀巫秀蓉马上纠正老公。“随便啦!反正73还是74也没有甚幺差别!”拿督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这对刚于5月度过金婚五十周年的老夫老妻对话,让旁人听了不禁莞尔一笑。夫妻俩都是随和没架子的人,虽说年轻时两人都分别当过校长和老师,后来还从政当官,但从来都是走亲民路线,退休后也没有多大改变。从政坛退下后,亚依淡海客园的“阳光托老中心”就成了拿督黎兆荣和拿汀巫秀蓉投注时间和精神最多的地方之一。托老中心其实是8年前当拿督黎兆荣还是亚依淡州议员时候所支持成立的一间非政府慈善组织,目前这托老中心内住有38名老人。次子不幸罹癌病逝拿督黎兆荣比太太巫秀蓉年长两岁,两人结识于师训学院,但太太却成了他的学姐,因为他比太太迟了一年才入学。夫妻俩春风化雨至退休后才转战政坛,拿督黎兆荣退休时是小学校长,从杏坛转入政坛,黎兆荣曾当过5年的市议员,三届的州议员,也出任过槟州副议长。“我有四个孩子,一女三男,大女儿和大儿子都成家了,现定居新加坡。小儿子目前在吉隆坡工作,至于第二儿子,现住在天堂。”拿督黎兆荣幽默式的介绍在2008年罹癌病逝的次子,说是已经接受了次子的离去,但仍掩不住心中对他的思念。“相聚也是看缘份,只能说我们父子缘就只到这里……要看开啦!不看开也不行!”白头人送黑头人的伤痛,黎兆荣现在是轻描淡写的说来,然而坐在一旁的拿汀眼眶已经泛红,她说,儘管次子已经往生5年了,但每次提起他还是难免伤感。拿汀巫秀蓉说:“用佛理来看,这儿子大概就是来向他父亲报恩的。过去他爸爸连续三届竞选州议员,都有这儿子在全力助选,到了2008年,他老爸不上阵了,这儿子就病了,而且医药报告出来就已经是癌症末期,根本来不及医治,才39岁就这样走了……”此时的拿督黎兆荣又搭腔重複的说:“看开吧!这是缘份啦!这孩子和我们的缘份大概就只到这里……没办法的,要看开!要看开!”像是安慰太太,也像是在自我开导。经历两大手术心看开了拿督黎兆荣这一生也遭遇两次大病,施过两次大手术,其中一次还是从鬼门关前绕回来的。第一次手术是在2002年,当时还是槟城亚依淡区州议员的他从中国云南旅游回来后不幸感染脑膜炎,命在旦夕,必须把握黄金动手术时间,当时已经陷入昏迷状态的他有赖太太巫秀蓉果断的作出决定,签字同意让医生进行这项具有一定风险的手术。结果那场手术进行了72小时,拿汀冒着丈夫可能会变成植物人,也可能会丢命的煎熬,在手术室外守步不离的守候,好在最后拿督是活过来了!丧子痛眼泪往心里流第二次被推入手术室,是2008年还在丧子之痛时。那年4月才面临儿子遽逝的打击,不久后发现视力衰退中,眼球肿大,泪水会不受控制的流不停,经过医生诊断,是甲状腺肥大、荷尔蒙失调、血压和糖尿飙升及内分泌错乱所导致,若不及时动手术,恐有失明之虞。拿汀说:“儿子病逝时我还会放声大哭,但男人伤心都不会表露出来,眼泪往心里流,才会积压成疾!”第二次的手术耗了9个小时,看起来并不会造成生命危险,但听医生陈述手术过程却相当骇人所闻。“医生把他的头盖骨摘下来,再把眼骨的部份骨肉切除,然后又重新把头盖骨缝回去。我把医生说的转述给孩子听,我的女儿还不信,说我乱讲话!”事隔多年后旧事重提,拿汀说要不是发生在家人身上,真的难以置信医学可以昌明到这种地步!“所以现在我的脸颊里有十六颗螺丝锁住的。”拿督边说边指着脸上的腮骨说。两次大手术把命捡回来后,拿督黎兆荣也把很多事情都看得很开了,对儿子的离世也逐渐接受,并相信这就是佛家说的无常,因缘相聚自有时。淡出政坛投身慈善“阳光托老中心”是拿督黎兆荣担任亚依淡州议员时期推动成立的一个非政府慈善组织,拿汀巫秀蓉是这中心的院长,淡出政坛后,夫妻都把很多精力放在阳光托老中心,最近还受人所托在浮罗山背设立第二间阳光托老中心,这些善事他们认为能帮多少就做多少。长命百岁不健康也是折磨“没办法,既然我们都担起这责任来了,就要好好做下去,不然要教这些老人何去何从!设于海客园的这间托老中心也快要十年了,我们收费最贵也不超过450令吉,老人问题我们看得多了,心里也很感慨,有时在想:能活到长命百岁也未必是好事,尤其是如果失去了健康,长命百岁也是一种折磨。”在托老中心里,他们也设立了一个资源回收站,并在数名志工的协助下,把回收的资源分类整理后再变卖,收入用来补助托老中心的经费。拿汀巫秀蓉说:“托老中心开始运作时,我都是载着志工逐户去回收旧物,然后拿去变卖,后来我实在忙得分身乏术,而此时也越来越多人知道阳光托老中心,会自动把旧物品载来,我就很少再亲自出马,全交给志工去打理,可是现在行情不好,回收品也越来越少,过去的资源回收可以卖到三千多令吉,现在一个月有时1000令吉都没有。”为老人忙为死人忙少年夫妻老来伴,拿督黎兆荣和拿汀巫秀蓉就是好例子。从杏坛到政坛,夫妻一路扶持走过,到今天年过七旬,他们仍在忙着服务社会。拿督在社团上仍有几个职务在执行,其中就包括了广汀会馆的墓园重组计划,就由他在带领负责。打造墓园花园计划“广汀会馆属下的白云山公冢过去都杂乱无章,野草丛生,予人阴森的感觉,子孙要去扫墓也得费一番力气去寻觅先人的坟墓!现在我们要重新规划,打造墓园花园,也可以成为观光景点,目前这重建墓园计划正进入招标阶段了。”拿汀巫秀蓉因此笑言,他们夫妻现在就是一个在为老人忙,一个在为死人忙。除了这些社团职务,他们还一起参与其他慈善团体工作,也不时会出坡开会或组团出国交流考察。“要不是最近因为拿督的腰椎骨伤到需要在家疗养,我也暂停外面的活动在家照顾他,我们现在每天都还是会有开不完的会呢!”不过,夫妻俩习惯了东奔西跑的生活,最近难得清閑在家反而有些难适应,再加上子女都不在身边,生活变得很无趣。“除了载他去看医生做物理治疗外,在家就只有看电视和餵养两只狗,我们两个坐着大眼瞪小眼,有时也真的觉得很无聊!”拿汀笑呵呵的说。教育人们动手做垃圾酵素其实这对夫妻平日除了有各自社团活动忙碌,也有共同推广的环保酵素运动。这些年来,拿汀经常会到处去主讲环保讲座,教育人们一起动手做垃圾酵素。“现在确是有很多人知道了甚幺叫环保酵素,也有很多人已经懂得如何製作,可是懂得是一回事,会持之以恆的在家动手製作的还不是很多。”她说,环保酵素既对环境友善也对居家有益,不需大成本,只要善用剩余物资在家动手做就可以,遗憾的是还有不少人宁愿用乐捐的方式去换取酵素,也懒得在家自製。/副刊‧报道:黄碧丝‧2014.08.22